“假中本聪们”的年度闹剧,暴露出加密货币哪些令人不愿面对的真相?

文章摘要:文 | 迈克·凯西(Michael J. Casey), CoinDesk 顾问委员会主席,兼任麻省理工学院数字货币项目区块链研究高级顾问

“假中本聪们”的年度闹剧,暴露出加密货币哪些令人不愿面对的真相?

文 | 迈克·凯西(Michael J. Casey), CoinDesk 顾问委员会主席,兼任麻省理工学院数字货币项目区块链研究高级顾问

万一你错过了这件事,上周又有一位最新人士公开自称是中本聪,他挥舞着某个基于玄学的 “证明”,并反覆重提“国际信贷银行”(BCCI),一家于 1991 年倒闭、丑闻缠身的银行。

这个广为人知的“揭露”是来自卡里德(Bilal Khalid),又名肯恩(James Caan)。卡里德已经正式将自己改为与美国演员肯恩相同的名字。

与此同时,在佛罗里达法院中,对另一个“假中本聪”(faketoshi)赖特(Craig S. Wright)的诉讼,发展也同样荒谬。其中包括,在一份呈给法官的手写笔记中显示,还有另一个人谷多(Debo Jurgen Etienne Guido),也声称自己是比特币的秘密创始者。

加密社区中一些较理性的人提醒我们,这些全是杂技,他们竞相宣称自己是比特币的创造者,这最终对其价值主张是毫无意义的。不过,这引出了一个问题:为何这些事情会一再的发生?为何会这么容易出现诈骗者?为什么加密社区会吸引到这么多的虚假的先知?

让我们进一步提问:为何加密货币总是产生这么多的戏剧性?软件分叉的惨烈争斗;无情的阴谋论;在极端主义者、持有竞争币者(altcoiners)、无币者(nocoiners)和垃圾币支持者(shitcoiners)间的争执;社群媒体模因(memes)的竞争;代币 “军队”;推特轮唱;各种诈欺者──这是加密马戏团,许多人暗地享受着这些,至少是一定数量的人。

“假中本聪们”的年度闹剧,暴露出加密货币哪些令人不愿面对的真相?(来源:Creative Commons)

但为什么?这个由最大量数学驱动、痴迷于精确的计算科学的技术,是如何引起墨西哥肥皂剧般的情节曲折?
当然,其它开源科技社区也同样会产生戏剧效果。(在 Google 搜寻引擎中输入 “Linux community”,会找到 “Linux community toxic”的相关资讯。)开源项目的无领导结构意味着没有中央权威或汇集利润收益的监管行为,或是外部信息的管理。

尽管如次,加密肥皂剧仍然让情况陷入另一个疯狂的境地。为什么?

  从古老的历史中学习

我会以下述事实开始进行解释,与其它技术不同,基本上,这是一个与金钱有关的技术。

“金钱在历史上一直是一个政治过程,人们或国家或某实体通过这一过程巩固权威。”加州大学尔湾分校社会科学院院长、研究文化与货币历史的人类学家比尔.毛勒(Bill Maurer)表示。“因此,对于比特币有巨大的悖论,理论上不应有任何人或权威机构控制…但也因此,往往会有些杂音,宣称拥有某种真理,努力成为控制者。”

不幸的现实是,尽管去中心化的、基于区块链的货币系统限制了这些系统的政治性或企业的影响,但这也仅限于链上。当有人想要升级或分叉软件,或当不同币与其它币的用户相竞争时,就无法阻止这些权力游戏──政治──的出现。没有远离金钱的政治;它不会因为没有政府负责的货币政策而消失。

有权力者总是将其金钱观强加于人,以强化他们的财富或主导地位。毛勒指出,古老世界中做为主要货币的黄金与白银,是源于富贵的菁英们先前所获得象征地位的贵金属。当他们巩固其对政府与法律的权力时,便依这些金属制定了货币标准。

比特币与那些古代菁英一样。大型挖矿公司、早期的采用者/投资人和核心开发者对于推广比特币有着过份的兴趣。
并不是说那些在初期帮助开发和保护这一巧妙形式货币的加密菁英们不值得被鼓励。也并非有人在系统中拥有等同于政府的权力,可以运用军事力量和司法威胁来取得资金控制──比特币代码的系统不禁止任何人采矿、拥有或贡献。我提出这一简单的例子只是想要指出,这些有影响力的参与者都是相互激励的,且在经济上能积极推动并提升其地位。

  信者恒信

这些竞争激烈、有金援支持的意见观点,正在拚命说服使用者的想法,意思是他们正在诉求如何吸引人们的热情和情感。

这是无法避免的。您可以像多数脑密码学家一样的专精与超然,但假如您希望自己最热爱的货币可以成为金钱,就需要投入文化的生产。您想要一个共同的故事围绕着它发展,当它被广泛接受,您的货币就会被广泛持有并使用。

当然,您还需要货币具备固有的品质──举例来说,像是稀缺性、可替代性、可传输性、耐久性和可分性,这些都是黄金和比特币常见的特性。但就其本身来看,这些还不够,要想成为货币,它们还需要信仰。

这里,我们将进入神话和说故事的领域,建构人类组织最强大的系统基础──国家、宗教、品牌,和最重要的货币。
想想比特币创始人未知身分的重要性,它不仅否定了批评者对其快速致富计画目标的指控;也为比特币社区带来了神话。而这又成为比特币现金(Bitcoin Cash)和赖特的 Bitcoin SV 装腔作势的基础,后者的命名毫不掩饰的暗示了先知般 “Satoshi 愿景”的概念。

但情况是这样的:“信徒”容易受到操纵。(只要看看强大的能力如何让这些宗教团体在各时代中开展它们的肮脏活动,从祭司到毛拉所激起的 “种族清理” (ethnic cleansings),到美国影视向其观众所传递的想法。)可悲的是,对加密货币产生广泛兴趣的社区也面临相似的弱势情况──数以千计受到 BitConnect 欺骗者就是一例。

在有关加密货币复杂运作专业知识有限的情况下,对那些没有掌握技术的弱势者来说,这些问题会更突出。

“因为它(这项技术)是关于代码与数学,并非每人都理解代码与数学,人们利用这点试图向您销售它们想出售的东西,”毛勒说到。“人们迫切希望为自己的信仰建立坚实的基础。因此,提供这点更容易让人们参与其中。”

我并不是说,应用于加密货币政策或支付系统的去中心化管理时, “信任代码”( trust in code)的口头禅是没用的。但相信围绕着这项技术的人类网络,可在某程度上避免人类本身的失败这件事是天真的。更糟的是,这种信念让诈欺者肆意非为。

因此,假如我们想要摆脱假中本聪们、蛇油推销员和加密的文化混乱,就要由我们人类来找出减轻这些失败的方法,而非代码或编码者本身。人类的治理很重要。

又或者,我们可以什么都不做。坐下、抓些爆米花,享受马戏团表演。

比克财经原创,作者:比克财经,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bikecaijing.com/2019/08/26/%e5%81%87%e4%b8%ad%e6%9c%ac%e8%81%aa%e4%bb%ac%e7%9a%84%e5%b9%b4%e5%ba%a6%e9%97%b9%e5%89%a7%ef%bc%8c%e6%9a%b4%e9%9c%b2%e5%87%ba%e5%8a%a0%e5%af%86%e8%b4%a7%e5%b8%81%e5%93%aa%e4%ba%9b/

0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后发表评论

上一篇

哈希派:BTC早晨拉升,多头开始试探盘面

下一篇

今日推荐 | ViaBTC矿池CEO杨海坡:比特币分叉往事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